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服饰饰品 > 儿童服饰 > 正文

五过四!嘉曼服饰IPO遭否长源东谷、晶科电力、博汇股份、酷特智能成功闯关

发布日期:2020/1/10 17:19:35 浏览:633

来源时间为:2020-1-9

2020年1月9日,发审会审核结果显示,嘉曼服饰IPO被否,也成为2020年首家被否的企业,长源东谷、晶科电力、博汇股份、酷特智能四家企业A股IPO通过审核。

资本邦·2020-01-09·文/Lemon·浏览1284

2020年1月9日,中国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0次、11次审核结果显示: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曼服饰”)首发被否,也成为2020年首家被否的企业。

同时,襄阳长源东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源东谷”)、晶科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晶科电力”)、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汇股份”)、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酷特智能”)四家企业A股IPO通过审核。

2020年首家被否企业嘉曼服饰:曾因刷单等遭罚

2020年第二场发审会,嘉曼服饰闯关“失利”,成为今年开年首家被否的企业。

获悉,嘉曼服饰是一家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企业,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公司产品涉及0-16岁(主要为2-14岁)的男女儿童服装及内衣袜子等相关附属产品,公司业务涵盖童装设计、采购到销售的各个主要环节。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5年-2018年前6月营收分别为3.85亿元、4.02亿元、5.48亿元、3.29亿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098.80万元、3710.52万元、5461.75万元、3910.64万元。

事实上,嘉曼服饰失败或许早有“迹象”。资本邦注意到,嘉曼服饰曾因为刷单、存货减值瑕疵行为等被出具警示函。

图片来源:证监会

证监会发现公司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在发审会上,证监会同样关注嘉曼服饰关于上述被证监会处罚涉及的刷单问题以及存货减值等行为,同时,证监会关注公司营收与同行业可比情况,自有品牌收入占比被质疑核心竞争力、存货等受关注。

具体看来,证监会关注到,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等问题。

对此,证监会要求嘉曼服饰代表说明:(1)前述问题的基本情况,釆取的整改措施及效果,相关责任追究情况,整改是否到位;(2)实际控制人曹胜奎与自然人初锋、马长海之间资金往来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相关固定资产的核算是否真实、准确;(3)申报后至2019年6月仍存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代垫费用情形的原因,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有效;(4)涉及事项的相关历史会计处理、资产负债确认,及整改会计差错期后调整,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上述事项所产生错报对报告期财务状况的影响;(5)公司报告期内部控制是否存在缺陷、会计基础工作是否薄弱。

了解到,嘉曼服饰报告期内营业收入持续增长。证监会要求公司代表说明:(1)营业收入持续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与行业可比公司情况一致;(2)对加盟商销售产品实现终端销售及期末库存情况,是否存在加盟商铺货为公司调节收入等情形;(3)电商直营快速增长的原因,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趋势一致;电商渠道销售和回款的流程,IT审计的结论,是否存在线上浏览和下单客户的异常情况。

证监会关注到嘉曼服饰主要产品为童装,包括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和国际代理零售品牌。

鉴于此,证监会要求嘉曼服饰代表:(1)说明授权经营品牌的营业收入占比逐年增长、自有品牌收入占比逐年下降的原因,是否符合行业惯例;(2)结合与国际零售代理业务相关的二十一个国际品牌商未签署长期合作协议、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许可将于2020年12月31日到期的情况,说明公司与相关品牌方合作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3)结合前述情况,说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及可持续经营能力。

除了核心竞争力,嘉曼服饰的存货也备受关注。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余额较大。

证监会要求嘉曼服饰代表说明:(1)报告期内库存商品余额较大且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1年期以上存货占比约为30,说明其主要构成内容,是否存在产品滞销情形,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差异情况及合理性;(2)对各类产品及不同库龄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具体方式,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远小于同行业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

新三板公司博汇股份创业板IPO:曾代当地官员持股

资本邦了解到,博汇股份是公司,2014年10月21日在新三板挂牌。

公司主营业务是对催化裂化后的燃料油即催化油浆进行深加工,采用自行研发的间歇式加工生产工艺、连续式生产工艺以及分子蒸馏和沉降等技术,对作为工业锅炉燃料的催化油浆综合再利用,研发、生产和销售作为化工原料的沥青助剂、橡胶助剂、润滑油助剂等重芳烃产品和更为纯净的轻质燃料油。

图片来源:公司招股说明书

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8年,博汇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63亿元、3.62亿元和5.82亿元,同期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979.70万元、8350.32万元和8945.39万元。

不过,博汇股份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公司2019上半年营收3.74亿元,同比增长28.2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04.17万元,同比下降35.04。

在发审会上,证监会关注到公司主要产品盈利能力受委内瑞拉重质原油供应量、炼化厂开工率、下游橡胶行业需求等影响较大,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出现同比下降情况。

证监会要求博汇股份代表:(1)说明中石油停止向委内瑞拉采购原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业绩的具体影响,结合公司原材料市场供求情况,说明采购价格波动情况以及对成本的影响,是否会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2)说明沥青及橡胶终端市场持续低迷的不利情况是否已经好转或消除,营业收入的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公司募投扩大产能的必要性;(3)说明公司产品售价形成机制、该价格形成机制对公司业绩波动的影响,2019年8月公司对相关客户降价对公司毛利率及利润实现的影响,公司是否具备稳定的持续盈利能力;(4)说明2019年上半年炼化厂开工率减少以及2019年第三季度炼化厂开工率恢复对于原材料供应量及供应价格的具体影响,原材料供应紧张的趋势是否已经缓解;(5)结合2019年下半年的原材料价格波动情况、下游客户需求情况、2019年全年业绩预测情况等,说明导致公司业绩下滑的因素是否已实质性消除,是否存在导致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情形,采取和拟采取的改善措施和预计效果;(6)说明下游沥青及橡胶的市场趋势,下游市场趋势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

事实上,博汇股份的IPO历程历时四年有余,2015年9月,公司宣布接受光大证券的上市辅导启动IPO,2017年3月,公司与光大证券“分手”,同年(2017年)4月,公司与浙商证券签署辅导协议,2017年6月,公司上市辅导通过宁波监管局的辅导验收,2017年6月13日,博汇股份IPO上市申请被证监会受理。

不过,因进行股权调整,2018年2月,博汇股份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上市申报材料,证监会终止对公司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

有媒体报道,博汇股份进行股权调整的背后是公司曾存在他人代当地官员持股的情况。

据宁波法院官网消息,2018年4月24日,洪世弈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一案,在宁波中院被公开审理。洪世弈被指,以牟利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私自买卖方式,倒卖11918.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非法获利844.17万元;洪世弈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他单位和个人在取得建设项目用地、工程承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本人直接或通过关国柱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约1188.3万元。2018年6月,洪世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60万元。

有趣的是,2018年6月,博汇股份再次向证监会报送辅导备案材料,启动IPO,辅导机构又变为光大证券,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6月15日。

2018年11月16日,博汇股份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11月23日,公司IPO申请获证监会受理。

2019年4月,博汇股份IPO申请获证监会反馈,公司被问及股权代持、挂牌期间信披与本次申报文件内容的差异性、三类股东、股东名称变更、关联交易、核心技术、外协加工、毛利率等问题。

随着洪世弈的落马,宁波立而达股权代持一事也被曝光。

值得关注的是,博汇股份本次IPO反馈首要问题关注到此前IPO终止审查的股权代持事宜。

公司历史股东戴镇尧、关国柱所持公司股份系代洪世奕持有。根据网络公开信息检索,洪世奕系原宁波国家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于2018年6月1日因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被判处有期徒刑。公司前身博汇有限设立时,第二大股东戴镇尧持股25,于2007年将该等股权转让给关国柱,后者于2011年9月将股权转让给立而达。立而达的名义股东为关国柱、胡果淼、周雪峰,实际出资人及实际股东为洪世奕。2018年3月,立而达将所持全部15.69的股份以4元每股的价格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文魁集团。根据保荐工作报告,前述股权转让尚有50的股权转让款未支付。

鉴于此,证监会要求博汇股份说明公司股东洪淼森与洪世奕是否存在亲属关系或其他关联关系;补充披露公司目前是否仍存在其他股权代持情形。

同时要求博汇股份结合洪世奕案件判决书等司法文书相关内容,补充说明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涉及该案件,是否在相关司法文书中被认定存在行贿或其他违法行为,是否存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情形。

此外,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通过洪世奕违规取得用地的情形。说明公司是否存在通过洪世奕获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情形。

对此,博汇股份回复称,公司历史股东戴镇尧、关国柱所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实际系受洪世弈委托代为持有,公司历史股东立而达实际权益人为洪世弈。2018年3月7日,文魁集团与立而达签署了《关于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立而达将持有的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即1,224万股以总价4,896万元转让给文魁集团。2018年4月26日,此次股权转让以特定事项协议转让方式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历史股东的上述股权代持行为已解除。

发审会上,博汇股份关于立而达股权转让事项再次被问及。证监会要求公司代表说明:(1)洪世奕通过他人入股公司的原因,公司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2)2018年立而达转让股权价格的公允性,未来是否可能存在法律纠纷。

此外,博汇股份坦言存在毛利率下滑的风险,注意到,公司2016年-2018年内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02、40.53和27.93,呈现下滑态势。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毛利率下滑态势并没有改善,2019年上半年末毛利率下滑至19.39,相比2016年,降幅达58.76。

酷特智能IPO:实控人曾存在行贿行为

[1] [2] [3]  下一页

最新儿童服饰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