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服饰 > 国度历史服饰 > 正文

华服时课|明代服装十字型平面结构宽袍大袖的盛极必衰

发布日期:2021/11/27 0:26:13 浏览:172

明代是中原汉民族从外族手中夺回政权的朝代,因而建国伊始,便废弃元代服饰制度,恢复汉族服制。上取周汉,下采唐宋的服饰制度,以及前朝民族服装融合的影响,加之江南纺织业的长足发展,使明代的服饰仪态万千,既气度宏美,又清丽婉约。但是,由于明代已经步入封建统治末期,受封建专制思想的束缚,服装虽然款式丰富,但在结构剪裁上极尽强化十字型平面结构之强势,使整体浑然的平面结构通过下摆开衩处加缝补角。采用小袖口垂大胡、上衣下裳拼缝、下裳做褶裥等对比手段使明服更加雍容华贵,加之以皇帝十二章为代表的象征性衣饰图案的示范性,使结构“格致精神”的变革停滞。

明代男子以袍衫为尚。形制上除了保持传统的右衽交领以外,又恢复了宋时的圆领右衽大襟、宽袖直身的袍服为各阶层男子的主要便服。另外还有一种袍服,右衽交领,上衣下裳分裁,拼接时下裳做有褶裥,名为“程子衣”。女子服装中比甲、褙子、袄、裙等较为常见,领子式样有圆领、交领、直领、立领,袖有宽窄、长短、袖下有无胡之分。女子服装在结构上因阶层、穿着场合等不同,以及流行的影响,宽袍大袖、窄瘦长短等时有变化。总之,明代服装无论男装、女装,主体结构仍延续了前代十字型的平面结构系统,它的细节处理,特别是“胡”(行礼的功用)的广泛使用使这个系统推向极致。

明代袍衫的基本结构

上图是以男子袍衫为例对明代服装基本结构的展示,看得出明代服装结构有着宋代,乃至汉唐服装结构的遗风。

纵观明代的服饰形制,其服装剪裁结构更加硕扩规整,程式化明显,虽然款式异彩纷呈,但基本的结构样式,即基于面料幅宽拼接、中心破缝、接袖却一如汉唐、宋代服装的规整而浑厚。这与明代大力恢复儒道传统汉文化以巩固封建统治有关,明代在文化现象上可以说是中国的“文艺复兴”,但为时已晚。此时的明代已经处于封建社会的衰败期,思想和政治的长期专制已经扼杀了服装剪裁结构创新的可能性,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和增加无度的衣幅(如硕大垂胡、缩褶等)使人们将美好的生活希望寄托于吉祥图案上,在装饰刺绣纹样上大做文章,繁缛堆砌的装饰之风初露端倪,大大抑制了古典华服在结构上的变革,华丽的装饰却掩盖不了没落封建王朝一步步走近灭亡的命运。

明万历帝定陵出土的女夹衣结构出现过多无意义的拼接现象

明万历帝招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进宫,并不是为了寻求西方的先进科技,而仅仅是为了招聘一个能修理西洋钟的修表匠。利玛窦终其大半生的心力和西学知识本想是将天主教传向东方,却有意无意(利玛窦与天主教会来往的书信)地把东方的“文明”传向了西方。因为明朝封闭式的儒家文化还很强大,当统治者和他所属文化的机体内部没有发生变化和求知欲望的时候,代表西方文明的外因便无法与之抗衡,可以说利玛窦生不逢时。因此,中国学者普遍认为明朝东学西渐大于西学东渐。明万历帝定陵出土的大量服饰从结构上看也证明了这种观点。服装结构在宽袍大袖的基础上采用了大量的充满矫饰感的拼接,这种甚至落后于先秦两汉深衣的拼接结构大行其道。

明万历帝定陵出土后中下摆为“内开外合”开衩龙袍

织金妆花龙襕缎直身龙袍料

W248:1展开裁剪结构及拼接成衣示意图

1、3前后襟通肩袖

2、4、7、9下摆两侧补角

5大襟

6龙领

8、10衬摆

11、12接袖

更有甚者,前朝本应适用于骑射的后开衩袍服,到明朝却不惜废料,采用“内开外合”的双层结构制作了“织金妆花龙襕缎直身龙袍”。而西方的16世纪经过文艺复兴的洗礼,服装结构早已摆脱了“平面时代”进入以人本精神为主导的“立体时代”。而这个时期的到来又在清朝统治下摸索了一个半世纪。

源于北京服装学院仿制服饰拍摄

从异族统治下崛起的明代政权,虽然服制已恢复为冠冕衣裳的汉制,但由于历代的民族融合(尤其是唐、元两代),少数民族的服饰元素已经深深地植入了汉民族服饰当中。比如下裳有褶裥的“程子衣”,在元代就有类似的款式,不同的是,元代时这种服装上衣紧窄,仅下摆两侧有褶裥,衣袖为窄长袖小袖口,而到了明代,形制的基本样式没变,只用宽身大袖来寄托汉民族儒雅博大的情怀,不过这有悖于节俭的中华传统。因此,这种宽袍大袖的“明儒之尊”随着大清王朝的铁骑变得务实起来。

了解更多中华服饰文化

最新国度历史服饰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