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服饰 > 服饰资讯 > 正文

海外需求“旺季不旺”有纺企外贸订单同比降三成,组团出海“抢订单”

发布日期:2022/10/3 8:42:23 浏览:178

来源时间为:2022-10-01

海外需求“旺季不旺”有纺企外贸订单同比降三成,组团出海“抢订单”

2022-10-0110:02:20

来源:

周奇是上海利长制衣有限公司负责人,有着20年欧美奢侈品服装代工生产经验,“订单流失方面,我们比较明确的感受是美国客户在丢失,但是我们又通过自己努力开拓,拿到了英国、意大利、法国的订单。”周奇说,相比东南亚工厂,国内完善的供应链与工厂技术优势,是保证订单留存的根本。

但另一方面,受到疫情影响,周奇预计今年营收同比减少约三成,“整体国际大环境不太好。”

外需在下降,已经是不少外贸企业的共同感受,下一步的外贸形势会如何发展?

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王受文在9月27日召开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面临外需放缓甚至减弱的大背景,但下半年的外贸还是有信心能够实现正增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不少企业正主动出击,包机出海“抢订单”。

“在参展设台后,我们目前已经有十几组意向客户,顺利建立工作群聊的已经有6组了,客户对我带来的样品很感兴趣。”湖州优淘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法来通过参与地方政府组织的“包机团”,参加了越南(河内)国际孕婴童及儿童用品展。

同时,多位纺织业内人士及市场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今年海外需求“旺季不旺”,短期看,国内纺企经营承压,未来也需积极把握重要的内需复苏机会。

外贸服装企业:技术有优势,订单就还在

周奇告诉记者,前几年单子整体并不难接,因为公司是做奢侈品服装代工的,生产的品类是中高端的成衣制造,相对来说,欧美客户每年给的订单是比较稳定的,在去年“订单爆热”的情况下,工厂也没有寻求扩大产能,而是根据公司实际的生产能力去安排生产,多接反而保证不了品质。

对于去年的订单回流,周奇认为彼时是因为国外有疫情,国内控制得比较好,有不少企业去把东南亚订单“抢过来”,于是才有“订单回流”,如果国外产能恢复了,订单自然就回去了。

“目前我们的产品,和越南、印度比是有优势的,这部分他们做不了,我们的服装基本上就是不可替代的一些工艺集萃,比如染色、印花,手工缝制等这些技术,它也不是一家厂能单独完成的,也许需要三、四家工厂通力合作完成生产,这些正是我们国内这些小而精致,有独有技艺的工厂才有的优势,越南是拿不走这块订单的。”周奇告诉记者。

周奇的工厂地处上海闵行区,今年疫情期间,公司产能上有所落后,阻滞了近3个月,后续一直在赶工赶进度,尽力保证交付客户的出口单子,但从全年营业额上看,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整体“减少30”。

利润方面也同样不容乐观,“利润在下降,成本在增加,10年前利润大概在30-40,但现在只有10。今年不亏就好了,今年做的单子就是保住整个工厂的开销。”周奇告诉记者,利润空间缩小背后,仍是外贸行业老生常谈的几大压力所致,包括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及每年上涨的人力成本。

作为纺织服装的分支行业,服装辅料企业同样会受到复杂经济环境的影响。

嘉兴和雄服饰有限公司主营拉手、拉链和纽扣细分产品,公司总经理洪志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1-7月订单还不错,同比有小幅度的增加,但从8月份开始下降,预计今年8月、9月的订单同比下降大约在30左右。

接受采访时,洪志猛刚从上游几家做布料的企业拜访回来,他说,这些头部布料企业都具有一定规模,但现在库存量很大。

“订单下降背后的原因,我觉得一方面是全球宏观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大家的消费信心没有上来,市场需求萎缩,国内外的品牌客户下单明显变少,他们更加谨慎;另一方面是因为去年订单过于火爆,不少企业扩大产能,导致今年跟去年比,出现明显的落差,外部产能增加这么多,但今年实际的订单却没有接到那么多,这种落差感更大。”洪志猛直言,当下,全球市场需求萎缩带给传统外贸人的挑战远远大于订单流出的风险。

在利润方面,洪志猛总结,每年有4个月的淡季,这几个月公司人力成本压力很大,“所以毛利我们一般都会做到30,但是,扣除淡季影响后,净利润只剩有10左右。”

组团包机出海“抢订单”

从未来趋势看,上述受访外贸业内人士多认为,随着海外主要发达经济体的生产恢复,海外需求或进一步降温。因此,多地政府也是多措并举,不少政府部门已经出击,有序组织企业包机“出海抢单”。

在拨通湖州优淘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法来电话时,他正集中隔离在越南河内的一家酒店。他刚刚参加完越南(河内)国际孕婴童及儿童用品展,随后还随其所在的“浙江湖州商务包机越南经贸团”去考察了河内的商场,以及部分在河内有投资设厂的湖州企业。

结束4天的商务活动后,9月26日下午,他因要返程回国,提前住进了隔离酒店。

“在参展设台后,我们目前已经有十几组意向客户,顺利建立工作群聊的已经有6组了,客户对我带来的样品很感兴趣,目前,正在进一步洽谈中,相信此行一定会为我们的首次外贸订单打开销路市场。”周法来对这次政府组织的商务团活动挺满意,他觉得“出海抢单”,不光政府财政会给予一定的补贴,对自家企业来说,也是很好的一个机会,“生意中,与客户面对面沟通比较重要,能获得许多远程无法获得的一手资料。尽管有些辛苦和折腾,但还是很值得的。”

周法来告诉记者,之前公司生产的品牌童装多为内销,近一年来为拓宽渠道有尝试和直播间电商主播们合作,但收效甚微,“主播们会压价格,这种低价竞争我们做了一段时间后,觉得意义不大,利润不高,还容易带来库存风险。所以,当我们湖州市政府出面组织这次商务团,我毫不犹豫要走出来看看,过来后,才发现越南的童装市场还大有可为,这边童装70-80的市场是需要进口的,越南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东南亚市场快速上升的消费需求不容忽视。”

周法来认为,自家工厂的货有一定优势,工厂早就是数字化智能工厂,儿童纱裙、羽绒服、儿童泳衣这些都是公司有核心设计能力及工艺技术的拳头单品,再加之国内完备的供应链、组织效能管理生产上也有优势,因此,只要越南商户下单过来,公司能又快又好保证生产。

面对市场形势变化的压力,嘉兴和雄服饰有限公司洪志猛也认为“办法总比困难多”,公司应该积极拓展国内市场,走出以往的舒适圈。他告诉记者,目前公司业务方面已调整为“内贸 出口”双模式。“疫情以前,公司都是做外贸为主,在疫情过后,我们调到一半国内一半国外了,疫情让产品与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脱节,只有充分了解市场需求才能在逆境中生存。我们能做的是降本增收,加大科研实力,努力提高附加值,攀向价值链上游。”

订单下降背后:全球需求低迷

在9月27日的发布会上,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王受文提到,现在有企业反映订单在减少,是因为有一些主要的市场进口需求下降,有一些主要经济体的通货膨胀高企,对一般消费品形成的挤出效应在增加。疫情导致的“宅经济”需求也在下降。外需下降不仅是中国企业反映,东南亚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企业都感觉到订单在减少、需求在减少。

在中国贸促会召开的8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贸促会新闻发言人、中国国际商会秘书长孙晓介绍,近期中国贸促会针对500多家企业开展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企业当前面临的主要困难是物流慢、成本高、订单少。56的企业表示,原材料价格和物流费用高,例如海运航线运价虽然短期下跌,但仍处于中长期高位。62.5的企业表示,订单不稳定,短单小单多、长单大单少。

孙晓表示,企业的诉求主要集中在维护国际国内物流稳定畅通、落实纾困帮扶政策、便利跨境人员往来等方面。一些企业期待恢复国内办展和放开境外参展,以获取更多订单。

另外,从全国的进出口数据来看,受美、欧等主要出口市场通胀持续高企、库存上升的影响,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增速在8月踩了刹车。

据海关总署9月7日发布的数据统计,2022年8月,我国纺织服装出口额为309.76亿美元,同比增速方面,较之7月的17.58放缓至2.88,其中,服装出口额184.86亿美元,同比增速较之7月的18.55放缓至5.1。

未雨绸缪练内功。在担忧之外,更多可见的是中国纺企努力自救的身影,企业在困境中开始展现韧性。

来自利润率方面的压力,让周奇清醒地意识到当前企业生存所面临的激烈竞争环境,这让他在今年有了尝试开拓国内市场的想法,他开始布局抖音电商等分销渠道。

“哪怕一开始不赚钱,也要把渠道铺开。目前来看,抖音小店经营数据还可以,流量在没有推流的情况下,客户下单反馈口碑情况都还不错,下一步我们马上建立专门的直播电商团队来增补这项业务,但我们不搞低价竞争这种没有利润没有品质的内卷模式,我们要做的还是精品货,精工制造这块市场未来我有信心慢慢把它做起来。”周奇说。

“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企业与东南亚国家比,具有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和强大的供应链优势,而且在对订单的响应速度、制造质量、物流效率方面也是东南亚国家无法比的,这是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业得以立足全球市场和逐步实现产业升级的根本与基础。”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微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全球化布局企业有先发优势

虽然外部发展环境错综复杂,但仍有企业因提早布局海外逆势增长。

《》记者注意到,就上市公司来看,国内纺织各环节头部企业纷纷积极推进海外产能建设:纱线端,()(SH601339,股价5.79元,市值86.65亿元)持续扩大越南产能;面料端,鲁泰A(SZ000726,股价7.44元,市值66.04亿元)也在加大越南面料扩产;成衣端,申洲国际(HK02313,股价61.95港元,市值930.5亿港元)进一步加大越南成衣扩产;其他如辅料端的()(SZ002003,股价11.66元,市值120.9亿元)、袜制品生产的()(SH603558,股价9.35元,市值35.65亿元)亦积极布局东南亚。

9月20日,羊毛、羊绒面料商代表()(SH603889,股价7.34元,市值37.56亿元)表示,“今年上半年纺织出口市场复苏明显,公司2022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境外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33.41。”

9月20日,()(SZ002404,股价5.83元,市值33.68亿元)发布接受机构调研公告称,公司前期抓住海外市场机会,提前筹划和布局,订单数量大幅增长。今年上半年公司服装出口业务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加速增长趋势,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同比大幅增加,同时人民币贬值因素增加了公司外贸业务的收益。公司近几年在柬埔寨和缅甸先后建立生产基地,东南亚基地产能占比20,海外承接的是单量大的订单生产,未来将继续加强在海外和内地的供应链布局,逐步将海外产能占比调整到占三分之一。

9月29日,()(SZ300979,股价47.9元,市值559亿元)证券部人士在回复记者提问时表示,“大家都在讲欧美市场的通胀,但目前从我们客户发的相关财报来看,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目前公司订单仍是满产状态,公司为了应对消费市场有可能的疲软,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巩固原有的老客户,积极拓展新客户。”上述人士表示,考虑到客户订单的需求,未来几年公司仍会保持积极产能扩张。明年将有新工厂陆续投产。目前公司订单排产和出货比较正常。

鲁泰A证券部人士在电话中回复记者,“我们欧美客户占比在20左右,目前来看,欧洲这边客户下单可能更谨慎一些,可能稍微会比美国订单有些减弱,但不是太明显,订单整体会有一些放缓,但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影响。目前公司都在正常出货中,疫情之后产能都在恢复期。”

[1] [2]  下一页

最新服饰资讯
本周热点
  • 没有资讯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