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服饰饰品 > 服饰资讯 > 正文

当唐装遇见西服东方革命一触即爆

发布日期:2019/8/14 11:01:29 浏览:79

哥伦布假如可以遇上郑和,东方与西方的航海术早几个世纪就应该破竹前进,无懈可击,像马可波罗遇到中国面食家,把道地面食带回意大利变成闻名世界的Spaghetti。

技术上,东西作积极的交流活动;美食上,两者相互参考;文化上,两者却背道而驰,远处观望,一直到2001年亚太经合会在上海举行,东道主中国为每位贵宾特地每人裁剪一件金丝线缝制的绵缎唐装,传统的唐装夹克穿在21世纪领袖们身上,象征了中华5千年历史文化的源源不息,古老变成设计的一块瑰宝……平行线终于汇合迸出火花,“东方革命”因此启动了服装领域里的“EastMeetsWest”,之后……

西服和唐装的混合体会是怎样?是黑加白的巧克力色、褐色如泥水般混淆?2002年服装兴起复古风,于是,潮流在新旧夹缝中挺然前进,承先启后,消失的波希米亚服饰21世纪登上时装杂志的封面头条,顺应潮流,唐人街(ChinatownClassic)颠覆着唐装的设计,打着东成西就的牌子,为大举进攻时装界作好准备。

RafflesLaSalle总执行长兼主席周华盛接受本报访问,对于学生设计的东方革命唐装系列表示非常满意。

“东方革命”———如他说的:“中国人的衣服少了一份创新,就由我们这代开始颠覆吧!东方服装即唐装的精华元素在于袖、钮、领,革命设计保留了精华部份,加入西服的元素,成为另一类型的潮流服饰。”

这次革命的系列主题有二:休闲服及上班服。目的是希望年轻人会爱上穿唐装、穿去上班、休闲,穿着唐装在沙滩漫步,或者出席各种宴会,去跳迪斯哥,让唐装变得像西服、T恤一般,人人衣柜有一件,是年轻、新颖兼潮流的标志。

“革命,首先是不去变动唐装的传统轴心,就是之前提到的袖、领、钮、龙风图腾,我们知道,市面上很多人都在从事唐装的生意,可是他们还是摆脱不到传统的设计,也无法改变唐装的刻板印像,我们与唐人街合作,就对准年轻人的口味来把脉,从里到外、从理念到实践,列出年轻人的要求,进行变装。”

革命唐装年轻口味

28套革命唐装,出自LaSalleInternationalDesignSchool14个学生手中。他们是一群有活力、大胆、创新的e时代人物,充份掌握年轻人消费的口味,周华盛相信,这群未来设计家对市场的掌握与眼光的独到,将有一番作为。

从被动到主动,身为时装界核心人物之一的周华盛和唐人街执行董事邱明忠把持着同一个理念:“本地时装界必须放弃保守、观望的态度,凭过去累积的经验,是主动出击、打拼、收成的时候。”

周华盛继说:“其实,保守的还包括整个亚洲……包括亚洲的社会结构、政治风气、家庭伦理,也弥漫了一股很保守的气氛,传统困缚了我们,也变成创作的枷锁,亚洲人时常不想改变东西,造成创造力也不足。”

他深入研究发现,亚洲人的心里,有很大的自卑感,一直认为西方的东西是好的,当一个想发挥的亚洲设计师,有这种心态,很不利他的创作能力。不过,随着中国加入世贸,在国际的影响力日愈强大,一切都改变,中国的强大,使得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多了一份自信,不再害怕看被人看低。

“之前,很多人不敢穿唐服,他们怕会给人笑,可是去年的亚太经合会各国领袖都穿唐装,就表示它冲破了国际界线。这时候,我们知道时代改变了。唐装变成时装界的新贵,穿在身上倒也是一个人显著的个性。”

东方革命大马开始

唐装,一股作气冲破了国界,打破区域的藩蓠,很多人倒会反问,“东方革命”为什么不是从原产地中国或者香港启动?反而由马来西亚出发?

邱明忠自信地回答:“我尝试把概念交给上海的老师父设计,可是,他们不知道我国年轻人爱什么?交给香港人设计,香港没有太多人敢尝试,他们在里面看太久了,发挥不出创意,现在交给大马年轻的设计师,由他们从外看内,从框框里飞出来,反而看到更广、看得更远。”

在中国,时常有国外设计师弄了套唐装在上海展览,一件叫价人民币几千元,很贵,没有多少本地人买得起,都是游客选购。唐人街要求革命的唐装,是价格适中,符合大众的消费能力,这样人人才买得起,才能启动潮流。

“早期,唐人街从旗袍开始就革命。第一阶段是长袖改成短袖、接着无袖、再来长裙变成四分之三截裙、再变迷你裙;然后,改变布料,麻制布、混合牛仔布质;改花纹,以前是梅、龙、凤,之后变成抽象纹,接着大胆用上中国文字图纹。”

之后,邱明忠到苏州、上海去,看到亚太经合会以后中国沿海地方涌出许多新贵穿上唐装,更让他添满自信,立刻就把资料收齐、动手改革。

“以前没有一个中国领袖谈服装,现在不同,我跑去问大马年轻人:喂!什么时候你们才要穿唐装?他们回答,不外是宴会、新年的佳节才选购吧!我就想,平常逛街他们都不穿,如何刺激销路?要吸引他们平常日子都穿唐装,就要先改变佳节浓厚的唐装,才来改变他们的思想。我们先做,我们弄好了,这就是一个市场。”

走在时装界前端

服装是一生人必需的消费品,无论在生病、吃饭、睡觉都一定要有衣服,所以,经济低迷依然打击不了服装的行业,设计师的饭碗更牢牢无法动摇。

周华盛稍微移动了架在脸额的眼镜、微笑、不愠不火的表示:“时装的动向一直改变,目前时装也不再像以前搞美术,让模特儿穿上羽毛穿梭于台上,它也要走进市场,设计的衣服也要是人人可以穿着出街的。”

这也是目前LaSalleInternationalDesignSchool课程的走向,符合市场,融入其中。

站在新经济角度,他建议,一个时装管理者要由看外、变成看内。一般上,国内产品一直往外销,忽略内销市场,忘记看回本身的市场,这一次东方革命,就是学着看回我们的市场。旅客来大马,买什么?巴迪、沙丽、唐装,马来西亚三大种族里,唯独大马华人的服装少了区域的特色。

“唐装的革命发生在马来西亚,以后,游客将在本地购买到东西合璧的唐装,如何,不错吧!大马三大种族的特色产品,从此更为显著。”

现在的时装界,已是亚洲人的天下,亚洲有各式各样、更具特色的传统服装,而且现在,服装不再靠跑马来松,一起比耐力,现在是靠创造力,谁先跑、谁就赢。

革命唐装掀起热潮

唐人街以售买东方传统服装和装饰为主,主要面对各色各样的顾客,从年轻到老年及各种种族。身为新马两国的负责人,当“东方革命”的概念在邱明忠脑海飞闪而过,他已立即写下概念,着手进行。

当时,他找到LaSalleInternationalDesignSchool合作,在11月2日和4日先在苏丽雅广场举行两场唐装秀,紧接,与本报的合作、新加坡牛车水单位也向他接触、本地某酒店更邀请唐人街设计东方橱窗,由此可见,唐装的热潮已逐渐掀起。

学生交出的28套唐装,唐人街会挑选部分或做一些修改,交给上海师父,制成后,在唐人街门市部公开出售。

“这一批革命的唐装,消费群设定在18岁至30岁,这一阶层的年轻人是目前最具消费潜力的,或许,短期里我们改变不到年轻人对唐装的态度,不过,我们是会主动出击的。”……颠覆计划耗资3万零吉,由唐人街和LaSalleInternationalDesignSchool合作,配合《2002年南洋教育展》,他们将在11月30日下午3时30分于本报八打灵再也总社上演45分钟的《东方革命》服装秀,演出包括28套改革创新、时髦新颖的上班、休闲唐服。

南洋商报2002/11/12

最新服饰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